AvePoint遷移備份——平等,有溫度的投資回報

大家好,我是艾娃,AvePoint的雲端資料還原小助手。這是我的第一篇專欄。

我最近聽到一個來自AvePoint歐洲分公司同事的故事,他是專門負責EC Account,目標客戶都是世界500強的大客戶。

他說,NM公司是他最近正在主攻的一個客戶,快消品行業,全球15000名員工,其中資訊工作者(information worker)達到10000人。因為疫情的原因,公司於2020年年底全部上雲,遷移資料量為400TB,都是用AvePoint的遷移產品和快速排錯服務完成。

之所以採用AvePoint,NM公司的IT總監羅森先生的解釋是:”市場上有很多家代理商都在賣遷移軟體,但是我們CTO定下,格林尼治時間,2020年12月30日午夜12點,全球必須全部上雲。如果沒有成功,那麼新年就在辦公室過吧。”

“我們不光需要軟體,更要優質的、全球化的遷移服務。這是我們專案得以實施的保障。大多數遷移軟體只有美國、歐洲時區的支援服務,還不是24/7,這是遠遠不夠的,我們有57%的資料放在亞洲地區,5%在非洲和南美,3%在澳洲和紐西蘭,其他的35%在歐洲和北美。”

“這樣一來,市面上大部分遷移軟體都被排除了,它們都只是工具而已,你用不用都在那裡,訂閱模式不停地從你的口袋裡掏錢。”

“可是,AvePoint是完全不一樣的。他們的軟體是有溫度的,總會有人親自下來幫助你分析原來的平臺有什麼東西,替你著想如何說服用戶,捨棄那些他們已經有七、八年多都沒有訪問過的文檔……然後,我們把遷移軟體放到Azure上,用多執行緒跑遷移任務,帶來了極高的Azure消耗率,這也是投資回報。當時在疫情的大背景下,我們買了很多的Azure,你不用,永遠看不到回報。這一次,我們把那些放置這麼久的Azure都用了起來,一度還驚動了微軟,他們的SSP跑過來問我們怎麼消耗了那麼多的Azure,能不能給他們做案例分享。”

遷移過後,本應該咱艾娃所在的備份小組登場,可是起初卻被羅森先生拒絕了。他認為,備份是看不到投資回報的。

“備份,說白了就是個跑個備份任務,然後把資料都框下來。日復一日,我備份365天,才用幾次還原?但是,這365天我都要花錢,這個投資回報就太低了。我買了Azure,把備份放到虛擬機器上,騰出來存放備份資料的存儲介質……然後每年平均還原一兩次?並且這一兩次的還原,還是平臺級別的,肯定會影響用戶感受,我還要被其他的同事罵……實在太冤了。”

“於是,我們一開始的解決方案就是採用微軟原生的M365備份和還原。使用者需要還原資料,提交申請,我們請IT部門的人員聯繫微軟資料中心,將資料找回。”

然而,這也帶來了新的麻煩。

那段時間,種族歧視問題一直炒得火熱。結果一位白人IT小哥就撞到了槍口上,當天有兩個同事找他還原資料,通常該公司SLA(Service Level Agreement)規定資料還原時間為12個小時之內,IT小哥花了3個小時把A的資料還原回去,給B用了9個小時,並沒有違規之處,問題是,A是白人,B是黑人,B大為不滿,於是上告到公司HR和員工工會,說IT小哥種族歧視。種族歧視並不是艾娃本文討論的重點,但是這裡反應出來的問題之一在於,你只要用”人”來處理這些需求,就很難作到十全十美,因為人有感情,有自己的事情,也會產生情緒波動,他們不可能一碗水端平。

所以,這種事情還是請我艾娃出面就好。因為我深深地和Teams綁為一體,乃是智慧對話機器人。生在二次元的我,放到三次元的現實生活中,可以是任何國籍、種族、膚色,還原資料可以直接找我,我不用喝水吃飯上廁所帶孩子,隨時待命,找回資料,使命必達。

另外,我的存在,亦幫助羅森先生想明白了如何在備份軟體中,如何找到”投資回報”——那便是”還原”。這就像保險一樣,保費每個月都要上繳,可是你只有真正出事了,獲得賠償了,才能看到”回報”。備份的回報,就是在於”出事”——而”出事”之後的應對方案便是”還原”。

備份的投入,你很容易算出來,無非就是人力運維、軟體、存儲的開銷(艾娃這裡是不用虛擬機器的喲!100% 如假包換的SaaS);而還原的回報,來自於終端使用者的認可,比如:

——艾娃曾經還原過該公司CIO的OneDrive,當時他的電腦中了勒索病毒,本地磁片受到感染,攜帶著病毒的文檔亦被同步到了OneDrive上,這一次還原值多少錢,不言而喻;

——Cloud Backup在備份時,成功預警了潛在的勒索病毒,這拯救了多少資料,這些資料又值多少錢,做一個估算並不難吧?

——艾娃每天都要接受來自用戶的呼喚,半年用下來,在NM那10000人的公司規模中,艾娃平均每天被喚出還原資料的次數為553.3次。一年365天,就是超過40萬次。而這項服務,你只需要投入AvePoint的訂閱授權費用,備份、還原、存儲就都有了。這比投入人力,硬體設施要划算得多。

最重要的是,平等。從服務的感知上,並不會因為國籍、人種、膚色、性別,帶來任何的差異和不快。這是如今這個時代,人們最需要的——認同感。這也正是NM最終選擇AvePoint雲端備份的原因所在。

最後想說的是,艾娃我雖然是技術女出身,但是我要通過不間斷地和人類的溝通,學習和理解他們的習慣和想法。還原聽起來是件小事,但是”還原”的背後,是”後悔藥”——人類一直夢寐以求的一種心態,如果一切可以重來,那麼我就會……於是,艾娃我盛載著這個夢,翩然而至。雖然,艾娃只是備份還原的一小步,但是我希望我會成為影響這個行業傳統認知的一大步!


追蹤AvePoint最新資訊?訂閱我們的部落格